草乌叶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道家绝对高手,秘方录 [复制链接]

1#
徐道长小传并秘方之缘起徐道长者,名忠诚,道号青龙山人。属牛。祖籍山东菏泽。十几岁出家修道,住河南淮阳仁祖(伏羲)庙,祖庙属白衣派道教。文革期间被迫还俗。后女娲庙也请他作道长。老道长一生治病救人,不计其数,晚年悬壶皖淮北。年青时曾给朝鲜战场上归来之老军人治病,老军人弹片在脑内已化脓,到医院无法可治。老道长不用开刀就亲自给他治好了。安徽萧县佛寺皇藏玉的住持圆融法师中风偏瘫,道长用七宝丹治愈。他最拿手的是口针,一针扎天下。口针是由仁祖庙的祖师(仁祖伏羲)在定中三次亲传与道长,有口针图本留世,神奇莫测。七宝丹是他最拿手的中药,是他祖父的祖传秘方,曾治愈了尿毒症等很多不治之症(已收于本《秘方录》中)。兹略举生平事例以示老人道德风范。道长每在入夏前邀集一家老小及弟子们一同做七宝丹,购买中药回来后,粉碎搅拌,炼蜜搓丸,每次要做数大缸(道长家里备有粉碎机及搅拌机)。这些七宝丹都无偿地施给远近前来问医求药的人。年用外贴膏药治好了苏州某军官之肝区囊肿,病愈后军官邀请道长偕同弟子数人至上海海洋馆观看海生鱼类。同行之弟子皆说笑观赏,以为鱼类们是在水中游玩戏嘻,唯道长一人不喜观看,返身到门外大哭,说这些海洋动物太痛苦了,并命弟子们以后不许再来海洋馆游览。此可能是道长与动物心灵沟通而察知。一日,道长在公园中散步,暑日无人,他突对身旁弟子说:“我的弟子来了。”少顷,果然来一位40多岁的妇人,名中华。只见中华直趋道长前跪拜,口呼:“师傅!我做您的弟子好吗?”中华当时并不信佛道,几年后她到九华山作居士学佛,在寺院里做烧饭之类苦工。中华每从九华山归来,道长总喜欢地摸着她的头说:“佛门里的人回来了。”道长说一位女弟子以前世同他有很深的缘份,曾经在30年间同吃同住,故一见面俩人亲密无间,但说今生不知有多少缘份?道长仙逝前五年,女弟子曾劝老人念佛说:“道教不好,只能升天,念佛好,可往生西方极乐。”老人只是笑呵呵地说:“念佛好,念佛好!”后来果然念佛声声不断,直至西归。(整理者按:其实无所谓那个好与不好,八万四千法门,都是为接引众生而立,看个人缘分所在。)道长精堪舆,去某地就说某人家风水不好,后果然死了个男孩。这人家后来将房顶拆了重建。淮北市主干道的风水是他亲定的。道长性格开朗,整天笑呵呵地,喜开玩笑。中等身材,方脸,相貌庄严,与书法家王羲之像略似。奇特的是,鼻子大而扁平,被称为龙鼻。年六月初一,七宝丹药宝甘露在雪域高原亚青寺面世之时,正是老道长归天之日。那天午后,老人只说有点不舒服,后即于无声无息之中安祥仙逝,享年92岁。道长无后,曾收留数名孤儿,扶养成人后,授以医术立世。老人虽身在玄门,但对佛、道并无分别心。观其一生行迹,全以金石医药济世救人,深妙莫测,抑或菩萨之显身乎?或未可知!我等肉眼凡胎,实难测知其道之深浅。近惊悉老人西归,观世弥近而岐黄之术弥失,良叹息哉!道长弟子赵某手抄其医方一百余道,经余手梓梨桑,以飨同好,并祈道长之医道长久传世而不致湮没无闻矣!(附记一:淮阳仁祖庙的规模与南京朱元璋的皇宫规模一样大,院内有仁祖墓,方圆30米左右,四周环以古檀香树。据说仁祖的头颅骨还在墓中,比斗还大。附记二:道长仙逝时,还有数本笔记本,记录秘方、本草、行医经验等,因道长医术没有传人,这些笔记能可能也就随之散失,故其医术从此也就湮没无闻矣。)杏园后学余某拜叩而书甲申年八月朔日(.9.15日)整理说明此电脑打印本据道长弟子赵某手抄本由本人录入整理而成,整理过程中主要作以下几方面工作:①、将各方按所属科目分表归类成十多个大类,以便查阅;②、考证药名。原手抄本使用药名颇复杂,大致分以下几种情况:一、用异名而不用正名,如山葱为藜芦之异名,地胆草为龙胆草之异名;一、正名与数个异名混用,如金银花、二花、双宝花;卷柏、长生草;一、用异名又加以简称,如将皂角针简称为皂针,猪牙皂为牙皂;一、纠正若干笔误,如洋金花误为杨金花,菖蒲误为菖卜等;一、对罕见药,据药典加以详注(原动、植物之形态、性味功能),如石见穿、走马胎、五谷虫等,以免使用者望文生义,而失其本义;一、凡药典不可考之药名,姑存疑待考。凡上各条,均在该药名首出之药方后加注。以后各方中该药名再出时,不再一一加注,可参阅书后之索引。③、凡原抄本各方之药名,为保持原方之风貌,此次整理考证中均持谨慎态度,经考之原药名一律不加改动,而在该方后加注说明。④、虽经多方考证,存疑之药名尚有多处,如与“桂”字有关者就有:边桂,肉边桂、油桂、奇边桂,桂楠等。不知是同一药之异名,或是同一药株之不同部位?吾等浅学之辈实难以定论,有待智者识之。⑤、此次考证药名所据之药典为《临床实用中药辞典》,王锦鸿主编,金盾出版社年11月第一版。出版社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